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会口交的老婆】(01

【会口交的老婆】(01

第一次跟女友口交,是我跟她结婚前几天。
 
  那天,我们在我一个男性朋友的宿舍里公过夜。
 
  一个房间里两张床,我的好朋友睡一张,我跟女友睡一张。
 
  后来天快亮时我想跟女友做爱,女友怕那男生听到声音,不肯。
 
  我只好按着她的头,强行让她用嘴帮我含,她也怕反抗的声音被别的男人听 到,只好张开嘴。
 
  最后我出精了,她也没处吐,只好吃下肚子去。
 
  后来她就起床了,到外面溂了十几分钟的口。
 
  从那以后,我开始让她为我口交。
 
  婚后,她也为我口交过几次。
 
  在她怀孕期间,医生说不能多做爱。
 
  而我那时性能力很旺,只好让她为我口交。
 
  她也没有太多抗拒,条件是之前我必须洗澡。
 
  她有时会把精液吃下去,有时会吐进抽水马桶。
 
  偶尔她还会跟我开玩笑,嘟着嘴让我吻她,要我也尝一尝我射在她嘴里的精 液,但我一闻到那味道就受不了。那种腻糊糊的感觉过后想起来,应该很不好受 如此想来,为我食精的老婆真是伟大而可爱。
 
  现在,妻子来月经,无法跟我做爱,我只好烦劳她为多多为我口交。
 
  每次我都特意洗了澡,她也特意嗽了口。
 
  看到她把我的阳物含在嘴里不断吮吸,还被喷了一嘴精。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一次,我笑问她,不知她的同事知不知道她这张嘴曾经吃过“鸟”。
 
  她羞不可当,又说口交实在是太累了,因为,小嘴要一直保持“O”形张大 着……
 
  一天,我喝过两瓶啤酒,妻子为我口交时,就说我龟头上有酒味。
 
  不知是她的戏言还是真话?
 
  有人说我一个口技出色的妻子实在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啊,其实我妻子口技也 不能算出色,只是她不反感经常为我做而已。
 
  因为本身负疚于她,也不敢求她做难度很大的动作。
 
  老婆为我口交时,通常我会让她也脱光衣服,我用脚趾按摩她的阴部,轻揉 她的阴唇。
 
  这会让她更心甘情愿地为我口交。
 
  而且她会不由自主地扭动屁股,非常刺激,对双方都是一种享受。
 
  这也是我的真实心得,无私地奉献给大家。
 
  好多朋友知道后,都羡慕我有福气讨个好老婆,觉得她肯做这事就已经让人 很佩服了,真是家有贤妻啊!
 
  还有人说我老婆真TM伟大呀,也想要一个这样的老婆,说有此LP夫复何 求。我也不知大家讲的是不是真心话。
 

(二)
 
**********************************************************************
   感谢一言兄还记得我,先以小文报谢。
 **********************************************************************
 
  刚结婚那阵子,我和妻子都住在她的集体宿舍里。
 
  一间十五平方米的小房子,住着三对小夫妻。
 
  过了夜里十一点,每张床上都热闹起来。
 
  有一张床跟我们的床是紧挨着的。
 
  他们夫妻因为文化层次略低些,都是中专生,所以顾忌也少些,常常弄出很 响的声音。床铺的嘎吱声自不用说了,说实话,甚至连他们低微的喘息和交合时 的磨擦声都声声入耳。最厉害的时候,他将我们的床也弄得有点摇晃起来。 
  通常这时候,妻子就会将热烘烘的俏脸埋在我怀里。
 
  我们轻吻…妻子用手抓着我的阳物,我用手抚摸她圆翘的屁股。
 
  妻子的屁股在女人当中应当算是非常惹眼的,尤其是当她穿上白色的牛仔裤 时,更是性感。
 
  当我按捺不住想向妻子身上爬时,她却抵死不肯让我插入她的阴道。
 
  她一向是很害羞的。她怕人家也会听到我们做爱发出的那种声响。
 
  但我下面却硬得厉害,非要找个小穴插一下不可。
 
  这时,妻子会主动钻进被子,用她迷人的小嘴,将我的龟头含入嘴中,使劲 吮吸。
 
  我一边享受她的俏舌,一边听着隔床上传来的那种交合之声,也算是一大乐 趣了。
 
  有时,我也会将大脚趾挑进妻子狭小的阴道,轻轻抽插。
 
  不知为何,妻子嫁给我时,虽然不是处女,但她跟我结婚两年,阴道一直还 是非常紧窄,非常有弹性……
 
  妻子这时会更卖力地扭着屁股,为我吮吸,甚至会顽皮地将我的两颗肉蛋含 入嘴中。
 
  最后,我都射在她的嘴里,她怕弄出响声,也只好将我的精液都躲在被窝里 咽里肚子里……
 
  第一次为我食精,她差点呕吐,但那之后,她并不反感将精液吃下去。 
  当她从被窝里出来时,满头都是香汗,下身也常被我用脚趾挑得水滟滟的, 嘴里更是一嘴精味。
 
  隔壁床上正在肉战的夫妻,一定想不到我们床上的春光,与他们相比毫不逊 色。
 


                (三)
 
  夏天到了,被窝越来越薄,妻子在被子下为我口交时发出的吮吸声也越来越 难以遮掩。
 
  隔床上的声响也更加清晰可闻,常常弄得我们欲火中烧,有两回,我们实在 憋不住,也在床上做了爱。
 
  三对夫妻在小小的宿舍内同时开工,也算是一大奇观。
 
  妻子还是忍受不了,觉得小小的宿舍,就像成了个卖春的淫窝,把人都弄得 像猪狗似的。
 
  而且,她高潮时,总是难以抑制自已轻声的尖叫。
 
  我怀疑,她早已成了另两个男人窥听和性幻想的对象。
 
  三个女人,就数她最漂亮,身材也最好,而且是正牌大学本科生。那两个做 丈夫的,平常聊天时,总喜欢盯着她的俏脸、胸脯和屁股看。
 
  妻子因为特别怕热,夏天一到,最喜欢穿很薄的裙子,一向细心的她弯腰炒 菜或是跟人说笑时,却常常不经意间露出深深的乳沟,而且臀部的曲线也毕露无 遗,这让同寑室的两个男人大饱眼福。
 
  他们夜里跟老婆做爱时,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声,似乎是有意让我妻子听在耳 里,以向她展现他们做男人的威猛和强壮。
 
  有一次,妻子就忍不住偷偷跟我说:“老公,我看人家在床上好像比你持久 耶!”
 
  因为我的包皮偏长,龟头特别敏感,经不住妻子娇小阴道的刺激,常常刚插 进去不久,三抽两送,不到五分钟,就丢盔弃甲。
 
  通常的情况都是,我们在人家后面开工,等我们云收雨罢,他们还在酣战尤 烈。
 
  在持久战上,我跟他们两个男人一比,的确甘拜下风。
 
  另外,我怀疑他们也早发现了妻子为我口交的秘密。
 
  他们常常不怀好意地夸我妻子的嘴长得好看,而且喜欢买来香蕉,剥好皮送 给她吃。他们说我妻子吃蕉的模样很可爱,既文雅,又耐看。
 
  妻子起初还很得意,以为他们是真心夸她,后来经我点拨,才知道男人说女 人食蕉是什么意思。
 
  从那以后,她一看到香蕉,脸就晕红一片,更不敢当着许多人的面,把香蕉 咬在嘴里了。
 
  为了能享受跟妻子的性爱,我煞费苦心。
 
  经过考察,我发现我们宿舍楼上的健身房是个好地方。
 
  那里有两张乒乓球桌,平时我们三对小夫妻和那些单身汉们也常上去打球。 晚上,那里没人,但门是不关的。
 
  夜里,当同室中的两对夫妻开始云雨,我们就悄悄溜上楼。
 
  我让妻子撩起裙子,仰躺在乒乓球桌上,叉开双腿,露出她迷人的春穴…… 
  虽然不敢开灯,看不清妻子窄小的洞口,但我还是能准确找到她的私处,有 时,乱顶一气,妻子也会亲手扶着我的肉具,引导我进入她的桃源圣地。 
  我终于可以抱着妻子雪白肥嫩的大屁股,尽情做爱,妻子也可以发出不太压 抑的呻吟……
 
  事后,细心的妻子总会用自己的裙子,将残留在乒乓桌上的秽物擦净。 
  偶尔,我也会跟妻子在乒乓球桌上玩“69”式,让妻子用秀嘴吮吸我的阳 物,而我则将她细薄的阴唇吸入嘴中,将舌尖伸入她的玉穴……
 
  最后,我吸了妻子一嘴春水,而她也被我弄得满嘴浆糊。一次,妻子在为我 口交时,  我还捉狭地将一只洗干净的乒乓球,试图塞入妻子的阴道。 
  但她的阴道实在是太小了,我费了半天功夫,也只勉强塞进去半个球。 
  我还想用力往里塞,妻子急了,吐出我的阴茎,说:“你再乱来,我就不给 你吮了。”
 
  我委屈地说道:“乒乓球就很像是男人的龟头,我只是想看看这粗大点的龟 头,是不是能让你更享受嘛。”
 
  “我不要什么粗大的龟头,我只要你!”妻子说完,俏皮地吻了一下我的龟 头,忽然反压在我身上,飞快地扭动起肥白的屁股来……
 
  我们俩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第二天,当我们又陪着一大帮男人进来打球时,我和妻子心照不宣,相视而 笑。
 
  没有哪个男人会料到,夜里这张球桌上发生的漪伲春光,更没人想到,他们 手中打的球,还曾经光顾过我妻子的小穴,说不定上面还沾着一点儿我妻子的春 水……
 
  但男人们还是喜欢跟我妻子打球,甚至看她打球也是一种享受。
 
  打球时,她那对高耸的乳房一巅一晃的,圆翘的小屁股更是扭来扭去,嘴里 还不住发出娇叫,实在令人怦然心动……
 

(四)
 
  健身房的乒乓球桌成了我和妻子的风流之地。
 
  想不到,事情还是出了点意外。
 
  有一次,妻子在单位被评了先进,还发了奖金,晚上,我俩又在乒乓球桌上 颠莺倒凤,以示庆贺。
 
  做到半途,我想换种玩法,就从妻子的小穴中抽已经湿淋淋的阴茎,送到她 嘴边。
 
  妻子心领神会地张开诱人的红唇,用嘴唇夹紧的阳物来回摩擦,舌头也在我 龟头上来回地舔着。
 
  最后,她把我肿胀的龟头含了进去,“叭几叭几”地吮吸起来,就像一个贪 嘴的小女孩,在啁着冰棍。
 
  而我则用双手扯开她的两片细薄的阴唇,舌尖在她阴蒂上舔了舔,美滋滋地 轻挑着她的春穴。
 
  妻子浑身痒痒地缩成一团,吮吸得更欢了。
 
  我的下身涨得很难受,此时受到她小嘴的攻击,马上变得又粗又硬。
 
  为了将自己的舌尖更深地插入妻子的阴道,我将她挂在一条腿上的碎花三角 裤扔到了地上,又将她的双腿架到了肩上。
 
  这样,妻子的阴道就贴近了我的嘴边,而且窄小的阴门被拉伸得很开。 
  “呵呵,还没有人想到,我端庄可爱的妻子,单位里的女先进工作者,会以 这种姿势躺在乒乓球桌上让我玩吧?”我的舌尖伸了进去,像条小蛇似的在妻子 的玉穴中游动。
 
  “都是你害的,要是被人家知道,我就没脸见人了。”妻子娇嗔疲乏,阴道 传来的酸痒感让她全身如火烧般难过,右手不由自主地掀开自己的短裙,伸手抚 弄着阴道,两根手指钻进阴道里面,不停地搅动着。
 
  “你不仅要做个先进工作者,而且在做爱上也要不甘人后,这才叫全面发展 嘛。”我跟她打着趣。
 
  一会儿,从我马眼里渗出了一丝粘液。妻子如获至宝,更加卖力地含弄着, 小嘴张得很大,晕红的脸上一滴滴汗珠正往下滑,而左手却在她自己的阴道内不 住抽动,手指沾满了自己的春水。
 
  强烈的刺激使我不由得发出哼声,快感贯穿全身,阴毛在她的脸上不停的乱 动,让她的脸上感到一阵阵酸痒。
 
  妻子嘴里的吮吸更为剧烈,嘴角流出一丝粘液,衬着她美丽的脸,更增添了 春意盎然的感觉。
 
  她小嘴的紧迫感也使我有了射精的欲望。
 
  “老公,你要挺住哦。”妻子依依不舍地吐出了我的肉棒,舌尖上的唾液和 我肉棒上的唾液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液线。
 
  我阳物涨得更加粗大了,龟头的青筋已经冒出。酸、麻的感觉传遍每一个细 胞,全身的骨骼都发酸了,不顾一切地深入了她的喉咙。
 
  妻子被我顶得两眼翻白,透不过气来。我抚着她娇甜的脸庞,一口气干了四 五十下。
 
  妻子像是要窒息似的,唔唔叫着,粉红涨得通红。
 
  我慌忙从她嘴里往回缩。
 
  妻子大口喘息着,不断咳嗽。
 
  我又让她双手扶着乒乓桌,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
 
  我用手扶着粗大的肉棒,对准她已经张开小口的阴门顶了进去。
 
  妻子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使我的抽送略显困难,感觉就像是阳具正被 她的阴道所吸吮着似的。
 
  “说说,女先进工作者,这姿势像什么?”我来回的抽插着,让龟头刮着妻 子敏感的阴道璧。
 
  “像母狗。”妻子没好气地答,双颊绯红,娇喘不断,用力的挺起了雪白的 屁股。
 
  渐渐地,她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及我的身体撞击在她屁股上的 “啪啪”声。
 
  我尽力的把阳具尽根的插入她的体内,引导着她跟我一同走向肉欲的高潮。 
  她想推开我,但瘫软得连抬手的力量也没有了,只好强打精神,努力的承受 着,花蕊深处那浓浓的花蜜,从泉水般的涌动。
 
  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个劲的抽插挺动,不断的感受着妻子阴壁收缩所带 来的快感。
 
  妻子桃源蜜穴中的阴津已经快要流干了,我滚烫的精液用力的射进了她的体 内,直到她的子宫内。
 
  一次又一次的激射,每一次,都引起妻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
 
  “我亲爱的女先进工作者,今晚我的奖赏,比起你们公司老板给你的奖状和 奖金怎么样?”我得意地问。
 
  “呸,人家懒得理你。”妻子唾了我一口,看了看腕上的小手表,慌慌地说 道:“都快到十二点了,快回宿舍休息吧,今天玩了半个多钟头呢,比平时足足 多了三倍时间,明天早上我不能睡懒觉迟到了,让公司里的人要笑话我这个先进 工作者。”
 
  “那是。”我赶紧拉着她的小手下了楼。
 
  这个晚上,我们俩人裸体相拥,睡得特别香。
 
  但第二天早晨醒来,妻子起床时,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她昨夜被我的勇猛弄得迷糊了,匆忙中竟是光着屁股跟我下楼的。而她那条 碎花三角裤还扔在楼上乒乓球桌的地上。
 
  她慌忙套上衣裙,跟我一起冲上楼。
 
  几个晨练的男人正在打乒乓球,一见她,裤裆里隆起了一块,讪笑着说道: “早呵,想不想打几局?”
 
  “不!不!”她心神不宁地将目光往地上一扫,那条碎花三角裤不见了! 
  天哪!她一下惊得花容失色,我也不知所措。
 

(5)
 
  “喂,你们打不打球呀?”几个男人大声问,其中一个还讨好地将球拍丢给 妻子。
 
  他们平时最爱跟我妻子打球了。
 
  妻子身躯轻盈,球技也还过得去。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她打球时的神态和体 态。
 
  妻子打球时总是喜欢穿无袖的小背心,运气好的话,当妻子弯腰捡球时,他 们还可以乘机欣赏她的乳房。
 
  “不,你们玩吧,我不想打。”妻子摇了摇头。
 
  “你们不打球,那这么早上来干嘛?”其中一个男人问。
 
  “没……没什么,上来看看。刚吃饱饭,没事做……”妻子脸红到了脖子, 装着看了一会儿球,然后屁股一扭,下了楼。
 
  几个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有背影,打球都找不到感觉了。
 
  “都是你,害人家把小内裤弄丢了。”她在楼梯口,委屈地跟我说。
 
  “对呀,它会到哪儿去了呢?”我狐疑地说。
 
  “会不会被打球的那几个男人捡了?”妻子担心地道。
 
  “不会吧,我没看到他们身边有你的内裤。”我极力安慰着她。
 
  “捡到的人怎么会将我的内裤放在身边……”妻子不安地用手绞着裙角说: “这下我丑出大了,内裤丢在球桌下,捡到的人一定会猜到我们在球桌上做啥了 呀!”
 
  “你别担心,就算被他们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谁知道那是你的内裤哇! 这楼上的女人,又不是只你一个。”我仍在宽她的心。
 
  “你知道个啥!现在都流行单色调的女内裤,这楼上只有我一个女人穿的是 花内裤,人家也都是为了你……”妻子更感委屈了。
 
  确实,我一直喜欢妻子穿着带花的内裤。我也注意到,女人们晒衣服时,只 有妻子一个人的内裤是缀花的。
 
  “你别担心,也许是被做卫生的保洁员当拉圾拿走了……”我劝慰着妻子。 
  “但愿如此吧!”妻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换上工装,勿勿忙忙上班去了。 
  一连几天,妻子都像是丢了魂似的,为内裤丢失的事紧张不安,我拉她上楼 做爱,她也不肯。
 
  但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人找她麻烦,也没有人跟她拿内裤的事开玩笑,更没 人拿这事威胁她。
 
  妻子终于放松下来,认为内裤确实也被一个不知情的人捡走了。谢天谢地, 她又同意跟我上楼了。
 
  这天月光不错,小小的宿舍内又蠢蠢欲动起来。因为彼此都有点心照不宣, 大家的动作都越来越放纵。我和妻子都感觉到床铺的摇动,又听到那种熟悉的声 音,轻手轻脚下了床。
 
  “这么晚了,你们还出去呀?”隔床上的男人听到了我们的动静,竟停止了 动作。
 
  “是呀,是呀,我们到外面去吹吹风,赏赏月亮。”妻子冲我吐了吐舌头。 
  “还是你们大学生浪漫呀!”另一张床上的男人竟也瓮声道,他说话时有点 喘,可以想像,他此时一直还插在他老婆的体内。
 
  “我们出去一会儿,你们继续。”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拉着妻子的小手 出了门。
 
  不过,这次妻子做了个有心人,下床前,有意解掉了胸罩和内裤,只穿着连 衣裙。这样,她裙子里边是一丝不挂的,上楼后,我只要撩起她的裙子,就可以 跟她尽情做爱。我也不禁佩服她的天才,妻子在做爱方面这是蛮有灵气的。 
  上了楼,我就迫不及待地将妻子按倒在乒乓球桌上,掀起她的裙子。月光如 水般从窗口照射进来,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妻子如花似玉的胴体。妻子大腿雪白而 颀长,胯下虽是黑乎乎的一片,但阴毛并不是很茂密,而是有些稀疏。
 
  有一段时间,我很向往妻子能长一团茂盛浓密的阴毛,为此,我还查了不少 资料。听说给女人剃净阴毛,再用生姜片涂擦其阴部,可令其阴毛生长。 
  那天中午,正好宿舍里没人,我想如法炮制。想不到妻子对我给她剃阴毛很 抵制,说万一被人家知道,就无脸见人。
 
  我说:“你又不会拿阴户去公开展览,别人怎么知道你被剃了阴毛?” 
  妻子说:“男人当然不会发现,但女人呢?我可是一直在公共浴室洗澡,她 们怎么会不注意到我下面没毛?要是问起来我怎么说?”
 
  我说:“你不会选没熟人的时候去洗澡吗?万一跟人家面对面,你也可以用 浴巾挡一下阴部哦!谁还会掀开你的浴巾,看你的下阴?”
 
  经过我的软磨硬泡,妻子终于同意剃毛。为妻子剃阴毛的过程也十分激动人 心,当小剪刀“卡擦卡擦”地剪着妻子卷曲的阴毛时,她那娇羞的模样儿别提有 多可爱。最后,我又用剃须刀“滋滋糍”地将她的阴阜刮了三遍,直到将她的下 面刮得干干净净。
 
  我看着妻子跟往日风味迵异的无毛阴户,忽然性欲勃发,扑上去,用嘴吻住 她像婴儿小嘴似的阴户,将舌尖捅入她窄长的阴道。
 
  由于她阴户上无毛,我啃起起特别方便,不用像以往那样担心将她的阴毛弄 到嘴里,所以我一会儿将她绵软的阴唇吸入嘴里“咕唧咕唧”地轻嚼着,一会儿 又将舌头钻入她的阴道深处,“刮滋刮滋”地吮吸着她的玉液琼浆。甚至还将鼻 子挤入她的两片光洁的阴唇中间,吭赫吭赫地不断挑逗着她小巧的阴蒂。 
  她受不了了,屁股扭动着,双腿伸缩频频,不住的夹拢张开,莺声燕呢地哼 着,舌头也主动张嘴含住我的阳物,又沿着我高高翘起的肉棒下沿细舔。 
  我感觉妻子的小嘴比她的肉穴还舒服、刺激,快爽到极点了,转动肉棒让她 的嫩舌在我的龟头上打转。
 
  妻子注视着我的肉棒,动人的睫毛偶尔挑起,看我一眼,不时地将娇舌在我 怒涨的龟头上下移动,最后含在嘴里用舌头搅动着。
 
  因为太刺激了,我只在她嘴里抽了三十几下,就身体一颤,一股股精液象子 弹一样射进她的喉咙。妻子还来不及反应,就从她的喉咙里下去了。我的精液还 在“噗噗噗”地狂喷。
 
  “哇,你好恶心,弄人家一嘴浆糊!”妻子弄了满嘴的精汁,做出张嘴欲吐 的样子。
 
  我也满头大汗,脸上充满幸福满足的笑容,撒娇似的说:“老婆,吃下去, 人家说男人的精液是女人最好的美容师呢!只要女人经常吃这东西,就永远不会 老。”
 
  妻子只好“咕咕咕”的将精液全部吃进了肚子。
 
  事后,妻子低头看了一眼,下面被我舌尖插得一榻糊涂,而又滑溜溜的水蜜 桃,低垂下眼帘说:“羞死人了。”又叮嘱我:“别把我的阴毛乱丢,要用纸包 好,扔进垃极箱,免得被人家捡到,就出大笑话了。”
 
  我嘴里答应着,却将她的阴毛用纸包好,没舍得丢,而是蔵进了床底下的小 皮箱。
 
  第二天,妻子上班时总有点不自在,别人望她下身盯几眼,她就不由得夹紧 双腿,好似生怕他们会看穿她阴户上无毛的秘密。幸好一切如常,没人察觉她这 个工作负责的大美人,是被老公剃光了阴毛来上班的。
 
  等妻子的阴毛全部长好,我又一次剃光她。如此反复了三五次。妻子的阴毛 比过去略粗了点,但并不见多起来,也远达不到茂盛的程度。
 
  有一次她洗澡时,还是无意间被女伴发现了阴上无毛的迹像,女伴很好奇, 问她究意是怎么回事。
 
  她闹了个大红脸,狼狈地说:“我有点怕热,所以把它剃了,这就跟女人到 夏天要把头发剪短是一个道理。”
 
  关不住嘴的女伴可能把她的秘密透了出去,从那以后,一到夏天,男同事们 看她的眼神就有点怪怪的,甚至有人跟她开玩笑说:“美人,夏天到了,有没有 剪短毛发呀?”
 
  其实,这段时间,我的观念发生了改变,觉得妻子稀疏的阴毛也很有味,早 已不再帮她剃毛了,但她却一直背负着“无毛美人”的盛名。
 
  这时,月光照着我妻子迷人的阴户,还有可爱的俏脸和小嘴,我的下身又一 次勃了起来。面对着仰躺在乒乓球桌上的她,我该先插她的哪一个孔洞呢? 
                (待续)
 

(六)
 
  妻子仰躺在乒乓球桌上,月光倾泻在她身上,使她显出如梦似幻般的美丽。 
  我猛扑过去,抱住了她,一只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揉捏,另一只手早 已攀上了她的乳峰,把她的乳头轻轻夹在手指间,用整个手掌包围着乳房揉搓。 
  “老公,你别乱来呀。”妻子欲拒还就地娇叫着。
 
  “我就是要乱来,怎么了,你叫呀!”我毫不犹豫地抱紧了她。
 
  大多数男性觉得只要对女性体贴服从,便能博取女人的欢心,其实这可能是 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错误!
 
  很多心理学专家的分析,原来就算最正常的女人也有依附男性的心理,对待 女人,应该主动时便要发号施令;强硬的时候,也要强硬到底。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开始时,是在妻子乳房上轻揉的爱抚。当她露出陶醉 表情,嘴里发出甜美的叹息声时,就用指尖用力把乳房向上拉,再用手掌温柔的 包围乳房轻揉,接着,从乳房的边缘,如挤般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每次打乒乓球时,妻子的这道乳沟,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这时,她的乳头上如鱼网般密布的各个细胞的感觉神经末端,接受到来自我 手指的刺激,使她产生了一阵爆发性的快感。
 
  她不由紧紧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过我的双唇渡了过来,在我嘴里不停 地搅动,小手围绕我的身体,用力抓着我的后背。
 
  我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妻子为我口交的一幕幕,还有男人们色迷迷地看着她 打乒乓球时的情景,一边跟她热吻,一边揉搓着她的乳房。
 
  “亲爱的,你的乳房,好像两只巨大的乒乓球呀。”我献媚地说。
 
  “说像雪球还差不多,世上哪有我这么大的乒乓球?”妻子忍不住发出甜美 的娇声,隔着我的裤子抓住了肉棒,“你这儿硬起来,握在手里,倒有点像球拍 呢。”
 
  经过一阵狂吻,妻子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嘴。
 
  我抚摸着她两腿中间柔软的阴部,问道:“想做爱了吗?”
 
  “想,想死人家了。”妻子故意嘟着嘴回答道。
 
  “想跟我做,还是想跟宿舍里那两个能征善战的家伙做?”我戏虐地问道。 
  妻子的脸又红了,羞涩地回答:“当然想跟你了,我才不想别人家的大鸡巴 呢。”
 
  第一次从清纯的妻子口中听到鸡巴一词,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没想到平时文 静的妻子也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词汇。
 
  “亲爱的,你说的是真的?”我心一动。
 
  “当然了!”妻子娇嗔地偎在我怀里。
 
  “可……你是不是见过他俩的下身,不然怎么知道他们是大鸡巴?而不是小 鸡巴、短鸡巴?”我突然杀了她个措手不及。
 
  妻子先是一塄,接着羞涩地低下了头,用指尖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傻 瓜,看你想哪儿去了。他们跟我们在同一屋檐下住这么长,每次又在床上弄那么 响,那么久,我还能猜不出来吗?”
 
  我心里又是一乱,妻子的话是可信的。不过,想到那两个家伙在跟自己的老 婆做爱时,我的妻子却在胡乱猜想他们鸡巴的大小,又让我有点吃醋。
 
  “说实话,他们在做爱时,你是不是也希望自己的下身插着一根大家伙?” 我的手摸向妻子的下阴,从她的小洞里探了进去。
 
  “你明知道的,我不回答你。”妻子屁股一扭,转过身去,小手却抓着我的 阳物不放。
 
  家里有这么一个风情万种而又温柔可爱的老婆,我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晦 气。
 
  “老公,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妻子又转回身来,吊住我的脖子,撒娇地 道。
 
  “要……当然要了。我要你……你这么漂亮,这么迷人,我要是不要你,别 人肯定早把你抢走了。”我又在她面颊上吻了一下。
 
  “那你快一点来嘛。”妻子有点紧张地催促道,“在这儿时间太久,我总怕 夜长梦多。”
 
  说着,她主动撩起裙子,直接露出了雪白而向上翘的屁股……
 
  “你……你里面……真的一点没穿东西?”我还想逗逗她。
 
  妻子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人家上次将小内裤弄丢了,这 次不想重犯同样的错误了。”
 
  “哼,说不定,你上次是故意是丢下小内裤的呢……”我仍在有意逗她。 
  “你神经呀?人家为这事已担心得不得了。我好怕会有什么意外……”妻子 忧心仲仲地道。
 
  “一条小小的内裤会有什么意外呢?”我不以为然地问。
 
  “我也说不清,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我的这条小内裤没有进拉圾箱…… 究竟是谁捡走了我的小内裤呢?”妻子蚊声道。
 
  “我也有第六感,我觉得一定是个男人。说不定,那家伙正在对着你的小内 裤手淫呢。”我捉狭地道。
 
  “哎呀,很有可能,现在变态的男人特别多……”妻子一下花容失色,“真 是丑死了,说不定,我的内裤上还粘着几根我的阴毛呢,要是落在那家伙手里, 岂不是让我无脸见人?”
 
  “无脸见人?那你就用屁股和阴户见人得了。”我笑笑说。
 
  “呸,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妻子粉脸涨红。
 
  “你这次出的丑真不小,说不定,那家伙得到你的内裤,正幻想着搂着你, 对准了你的小穴,美美的插着你呢。”我一说到这儿,不禁妒火中烧,“还有你 的阴毛,也一定会给他不少刺激。”
 
  “我天天面对那些男人,可我却不知我的内裤究竟在谁手里?还有,那家伙 怀里揣着我的阴毛,他会怎么想我呢?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妻子不安地 扭着腰,小手还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自己的下体,好似生怕有哪个坏东西会乘虚而 入。
 
  “是呀,说不定,他会打电话,让你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取你的内裤和阴毛, 逼你跟他做爱,当他的情妇,或者干脆强暴你,甚至约好几个朋友轮奸你……如 果你不肯到那种地方去,他就威胁要将你的内裤和阴毛公之于众,甚至拍照在网 上流传……”
 
  “天哪,这我可该怎么办呢?”妻子小鸟依人地偎在我的怀里,无助地望着 我,那眼神又凄楚又可怜。
 
  “怕什么?这不过是我的猜想,又不是真的有人能干到你。这几天一直没人 骚扰你,说明那家伙还没想到这些点子,或者根本就是个胆小鬼,他能得到你的 一条内裤,已该满足了,你是我的,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享受你,享受的肉体。” 我说完,望着妻子那双汪汪的大眼睛和秀嘴。
 
  “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妻子嫣然一笑,宽心了许多。
 
  她虽不是樱桃小嘴,可厚厚的双唇却非常的性感,而且,这可是一张会唱歌 而且吃过男人那东西的秀嘴呀。
 
  我不由又跨到她脸上,说:“今夜,你的唇形特别漂亮。”
 
  “你是不是又起坏心了?”妻子眉如春山,鼻如鹅脂,那张俏脸红起来,漂 亮的小嘴却微微张开……
 
  有个会吃屌的老婆,就是不一样呀,会给做爱和生活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乐 趣。
 
                (待续)
 

(七)
 
  不过,妻子好像还没找到感觉。
 
  我的龟头在她嘴边徘徊。
 
  “怎么不进来?”妻子扭了扭屁股。
 
  她的小屁股实在迷人,圆圆翘翘的,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男人注目的焦点。 每次打乒乓球时,更有很多男人簇拥在四周,说是看球,其实不如说是看她乳巅 臀摇的小模样儿。
 
  她起初也有点不好意思,但习惯了,也就自然了,不再忌惮男人们那种欣赏 的露骨目光。
 
  “嘻嘻!老婆大人,你的银牙那么厉害,没你的吮许,我可不敢造次。”我 用很无辜的眼神看着妻子,身子却朝前移了移,粗大的肉棒已抵在她的嘴唇上。 
  “嗬嗬,你怕了?”一股淡淡的骚味刺激着妻子,她眼神变得更为朦胧,心 领神会地捧着我那根鸡巴,虔诚地用嘴吮吸起来。
 
  虽然有少许腥味,但她还是用嫩舌舔着我的卵蛋,最后又大胆地张开樱唇, 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
 
  就在肉棒进入她秀口中的那一刹那,我身子轻轻一颤,深吸了一口气,妻子 温暖而小巧的嘴令我全身起了一阵酸麻感。
 
  我屁股朝前一耸,肉棒直往她口中钻去。
 
  长长的肉棒直抵妻子的咽喉。
 
  妻子的呼吸开始有点变粗,上气有点接不上下气地呢语着,迷人的舌头随着 伸缩时显时隐。
 
  我又拥着她,问:“口交的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倒快活了,人家的腮帮子却累得又酸又麻……”妻子嗔了 我一下。嫩舌却象灵蛇般的在我龟头的肉沟上打转,磕、舔、吻、咬,直弄得我 下身如爆,忙深吸一口气才摒住精关。
 
  “我会补偿你。”盯着她被我肉棒撑得满满的小嘴,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怎么补偿呵?”妻子有意挑我。
 
  “就是下次我也帮你舔阴啦。”我陶醉地道。
 
  “呸!想得美!”雅惠娇嗔地一扭小蛮腰。“人家现在就要。”
 
  “可我今天已嗽口了,不想吃你下身那烂杮子。”我发现妻子下身已是春水 淋漓了。
 
  “我不想吃我的烂柿子,我也不想吃你的烂香蕉!”妻子赌气地吐出了我的 龟头。
 
  美人生气的样子,真是既惹人怜,又惹人爱。
 
  “说实话,亲爱的,你后不后悔嫁给我?”我在她肥翘的屁股上拍了拍,温 柔地注视着她。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我才不会嫁给你呢,没钱又没势,还会欺负人, 硬将脏东西往人家嘴里塞,坏透了。我嫁给你,真是大傻瓜一个。”妻子故意嘟 起还粘着我精汁的小嘴,撒娇地道。
 
  “真的?”我假装丧气地垂下头。
 
  “骗你的啦,其实,从我变成你太太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的幸福只会 变得愈来愈多。”妻子却深情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
 
  “像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一介书生,娶了你这样的老婆,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啊。你肯为我口交,已经让我过上了皇上的生活了。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你。我 没本事帮你买房子买车子,但我可以让你拥有一根爱你疼你的大屌子……”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让妻子双手撑着桌子,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翘 起,我站在她的屁股后面,欣赏着她那圆滑光洁的屁股。
 
  从臀沟中可以清楚地看见妻子已张开小口的肉洞和紧紧闭合着的菊花,小小 的阴唇和粉红色的小菊蕾是那么的耀眼。
 
  我再也禁不起这种诱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头去舔食那 迷人的肉洞和两片阴唇,当然也不会放过那小小的菊花。
 
  妻子刚刚洗过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
 
  我在妻子那已经潮湿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并在她肥嫩的右侧屁股上 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妻子“啊……”地叫了一声。
 
  “小骚货,我让你叫。”我故意肥勃起的肉棒在妻子的阴唇上和菊花上轻轻 碰着,同时双手把玩她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啊……老公,你……快一点儿……”妻子垂下眼帘,柔声央求道。但小屁 股却向后迎合着我。
 
  “是不是受不了?你这个欠人肏的小骚货,没人干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 说着,把黑红的屌头从妻子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 
  在妻子肉洞里肉汗的润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齐根进入,龟头狠狠地顶在她 的花心上,顶得她两腿一软,“啊”地叫出了声,乳房也在胸前晃来晃去。 
  我一面噗滋噗滋地抽送,一面把手伸到妻子的裙子里面去抚摸妻子那小巧的 乳房。
 
  随着我的抽送,妻子雪白的屁股扭动起来。
 
  看着她红潮的脸颊,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肉棒齐根插进了她粉红 的小肉洞,并不时地把龟头顶在她柔软的花心上研磨着。
 
  妻子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并伴随着“哦哦”的呻吟,用力甩着头。 
  我来回的抽插着粗壮的阳具,让龟头刮着妻子敏感的阴道璧。同时,强忍着 欲射的念头,两手一会儿抚弄她圆润的肥臀,一会儿去抓她的丰乳,藉此分散龟 头处传来的极度舒爽。
 
  她那两瓣白生生的小屁股被我的双手揉捏着,淑椒般的嫩乳左右夹击着我的 手,酥麻的触感更是让我兴致大开,挺动着自己那雄伟的利器,一往无前的向着 她的神秘的花园冲刺着。
 
  两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时光的流逝,哪里还记得起什么时间和地点。
 
  此时妻子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嘴里不停地“啊……嗯……”地开始唱歌了。 
  可此时我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妻子是一个女人,一 个美丽的女人,一个能让自己感到快乐的女人。
 
  于是我一个劲的抽插挺动,不断地感受着她阴壁收缩所带来的快感。
 
  妻子桃源蜜穴中的阴津已经快要流干了,我哆嗦了几下,趴在她的背上不动 了。滚烫的精液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
 
  “亲爱的,跟你做爱真是太舒服了……娶了你这么个上下两个洞都能用的好 老婆,我真不枉来人世一场呵。我相信,世上像我这快乐的老公并不多。”好一 会儿,我才“噗”的一声,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缓缓地离开了她的身体。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妻子微微肿起的阴唇间流了出来。
 
  就在我抬起身的一刹那,我看到窗外好似有个人影……
 
  我怀疑是自己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