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睡觉

睡觉

睡觉这东西,容易出事。

怎么说呢?一个女孩,一般不会随便跟一个男孩同睡一张床或一间房的。但也不一定,玩到比较熟
的时候,男男女女睡在一块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比如,几个男女同学聊得很迟,有人回家不便。比如有
异性朋友自外地来,除了你的窝,没其他地方可去。总之,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女孩本来跟你没啥了不
起的关系,突然间却必须跟你同睡在一起了,哈哈!

这时候,问题来了,男女同睡一间房或一张床,会发生什么事?

有人说了,那还不简单,关了灯就扑上去呗。呸!不是那么容易!即便有了外部条件,男女之间,
要突破那道防线,还牵涉到很多心理以及生理上的问题。

OK,说说我自己吧。我曾不下五次跟女孩同睡,却没有发生那种故事。当然,发生故事的次数也
不少。

这里先说明一点,这些跟你同睡一屋或一床的女孩,不是指你的女朋友或情人(如果是,连灯也不
必关,你扑就是了),而是指单纯的异性,跟你关系或近或远,也许是女同学,也许是女同事,也许他
妈的干脆就是当天认识的。

嘿嘿,同睡一张床。

18岁以前,我基本上还没有运气和本事,把异性留在自己屋里睡觉。

第一次是我的一个外地高中女同学,一向把我当弟弟看的。也许她根本没把我视为「男人」这个东
西,那次她来我们县,晚上就留在我的地方住了。

我住的地方是我父亲单位的宿舍,我父亲调到其他地方上班了,房子还在,我因为留在当地上学,
一个人住着前后两进的单元房。周围住的全是我父亲的同事,跟我都不是很熟。

我这个姐姐同学来我这玩了一天,从早上到傍晚,还没有回去的意思,我心里就有股莫名的兴奋:
看来她要在我这住下了。

我跑上跑下,殷勤得很。一会儿打水,一会儿买方便面。还狠狠心,买了一堆女孩爱吃的乱七八糟
小零食。

晚上,我们开始下跳棋,接着聊天、听音乐。不知为什么,两个人都一直没提晚上怎么住的事。终
于,夜已经很深了,周围全睡下了。我和她都困得不行。

这时她提出来了:「晚上我睡哪里?」

我装傻:「睡这里呀。」

她眼睛一下变锐利了:「那你睡哪里?!」

我有些尴尬,开玩笑说:「跟你一起喽!」

没想,她断然坚决地说:「不行!」

我只好说:「无所谓,我怎么都行,趴桌子上也能睡!」

她沉思了一下,看了一眼屋里,声音变柔了些:「那不累死你呀?你旁边没有认识的人一块挤一挤
吗?」

我说:「不方便,再说,都这么迟了,别人早睡下了。」我有些感到委屈,白天我们聊得很开心的,
也半开玩笑的闹得很亲近,我本以为―――还好,她也没坚持,我算在屋里留下了。但经过这么一波折,
我的单纯美好的幻想给泼了盆冷水,信心大受打击,只想毫无企图的挨过这么一夜。

可是,后来的演变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实际上,在学校时,我对她就很有好感,她是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身体发育比较成熟,是我接近
过的少数女同学之一。她的手拍过我的脸蛋,抓过我的胳膊。我曾对她鼓挺的胸部产生过好奇。但双方
都没有到滋生男女爱情的地步。

即便今夜,我的兴奋,也是朦胧的对异性本能的好奇占了大多数。

开始,她说要洗脚,她将鞋袜除下,露出光脚丫,我给她端来了一个脏兮兮的盆子,她惊叫一声,
不肯把脚放进去,只说:「天,脏死了,你平时就用这个啊?!」

我很不好意思,将盆子拿到走廊刷了又刷。半夜了,四周静悄悄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听她说
:「喂!你没有其他盆子啊?」

我醒悟过来,赶紧把洗脸的盆给敬献了。看着她把光润肥软的脚丫放进去,小心翼翼地揉搓着,像
对待珍藏爱护的宝贝,我才知道女孩子身上的任何东西都跟男孩不一样,又娇气又宝贵。那种对异性的
异样感觉又升起来了。

想到一个女孩在自己屋里做着平日她们睡前做的一些事,我更是莫名的兴奋,即使什么事也不发生,
仅这种体验已让我觉得收获非小。

洗完脚,她不用我的擦脚布,举着光脚丫,晾着,一边跟我说着话。深夜里说话声不敢大,悄声静
气,听起来特别温馨甜蜜。屋里虽然灯光大亮,我却完全进入那种暧昧的两人世界的氛围了。她什么也
没表示,我裤裆里却热乎乎的,滚烫地硬起一根,竭力不让她发现。

她晾干脚,突然欢呼一声,把脚伸到我的被窝里去,调皮地冲我笑了笑,命令我:「转过身去,不
许偷看!」

我心一大跳,竟想:「她要脱得光光的吗?」

一会才知道,她只脱了件外衣,连外裤都没脱。饶是这样,她水红色内衣裹着胸乳的样子,已显得
十分性感,胸腰的曲线露出来,尤其是两个肩膀特别娇小柔弱,让我惊奇的看到女孩的另一面。

她扯过被角,先仔细检查了一番,确信我的被子还算干净,才遮上身。她一躺下,从我站着的角度
看过去,她脸鼻的面容又展现出与白天不同的风貌,显得十分诱人。我第一次知道躺着的女人,会让人
犯罪!

说不清具体过程是如何渐渐发生的,总之,她不让我关灯,我看了一会书,实在困得不行。趴在桌
上眯了一会,哪能睡得着?我几次走来走去,她一下就睁开眼了,看来她也没睡着,不知是不放心我,
还是其他原因。

后来,我忍了半天,终于说:「姐耶,我趴着睡不着。」

她鼻腔「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主动将身子往床里挪了挪。我心一下亮了,似乎看见一条路,
通往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鲜花铺地,全是芳香和柔软。

我小心翼翼的躺在她让出的地方,也不敢脱衣服。僵直的躺着,无穷无尽的幸福淹没了我。久久的
沉浸在新鲜动人的感受中。

许久,她含糊的声音:「关灯吧,刺人眼睛。」

我不敢搭腔,默默地爬起身,将灯熄了。黑暗中,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无比美好的地方,我的来之不
易的地盘。我暗暗地想着,或者是期待着——一定会发生什么!

黑暗中,她的芳香传过来,我甚至能闻见她后背的柔软。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清醒得如皎洁的
月亮。我知道她也没睡着。

真正的开始,是我偶然间压到了她的头发。她将头发从我脑袋下抽回去,依旧背对我睡。我的忐忑
不安的爪子,悄悄伸过去,摸着她的长发,喉咙里发声:「姐呀,你的头发真好,好柔软,摸起来好舒
服。」

没想她一点没生气我玩她头发,还慢声慢气地说:「是啊,她们都说我的头发―――漂亮!」开始
很有些娇柔细气,尾音调皮骄傲,与她平日脆脆的朗朗的声音不一样。

我登时咽了口口水,更加大胆玩她的头发,甚至摸到了她的发根、脑门,又顺着头发轻碰着她的脸
颊。

她没有吭声,我一下猴急了,将上身抬起,脸探在她脸颊边,试探地说:「亲一个。」

她说:「什么呀,不——行。」手推过来,在我脸上。

我已经有些无赖了,将脸埋在她脖颈处:「好香呀。」

她扭了扭肩膀,抗拒不是很强。欲望在那种半推半就中腾然攀升,我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坚硬和粗
大。像展示自己一般,我将腹下向她贴过去。

坚硬送出去,柔软传回来。她的腰身比我想象的要柔软动人百倍,我忍不住将她的后背使劲搂进怀
中,瞬间一股充实畅美的感觉填满我整个心胸,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作「销魂」!

她轻「啊」了一声,在我怀里停了片刻,突然坐起身:「这样不可以!」

我跟着坐起来,贴着她的后背,将嘴凑在她耳边:「我不会碰你,就抱一抱嘛。」

她犹豫了一会,重新躺下,我既跟她达成默契,理直气壮地将她搂进怀里。

手在她胳膊摸着,滑下去,捏住她的手掌:「好可爱哟,你的手,这么小,这么软。」

她任我把玩她的小手,我听到她的呼吸声渐渐不均匀起来,实际上我故意用坚硬的阴茎一直紧贴着
她的屁股。她穿着弹力裤,相信能充分感觉我的火热和坚硬。

渐渐地,我的手先落在她腰侧,轻轻抚摸,又悄悄勾开她的内衣,摸到她赤裸的腹部肌肤。她软堆
堆的腹肌又让我吃惊不小,我惊异地说:「平时这里看上去那么瘦,没想到这么多肉。」

她轻声说:「女孩子都这样的。」

我说:「是吗?」一边跟她聊着,一边手越滑越高,到了她胸罩边沿,游移了一会,手指尖试探地
挤进她胸罩下,她乳根的界限非常分明,与其他地方相比明显的鼓涨起来。我像发现了新大陆,整个手
掌硬挤进去,就要把握它全部的形状。

她将手捂在乳房上,喘气说:「可以了,不要好么?」

我怕激怒她,「嗯」了一声,先作战略撤退,在她其他不设防的地方尽情地遨游,前腹,腰侧、后
背、弱肩,最嫩的是乳侧腋下的肌肤,微微有些褶皱,充满女孩子隐秘的幼嫩。

整个将她搂进怀,又掌握了她看似丰满,实则娇小的本质。我心中满是感激之情:她让我了解到多
少女孩身子的秘密啊!于是我在她脸颊神情地吻了一下。

这一吻,带着敬意和怜爱,我相信她也感觉到了,所以默默地接受了我的表达。

试探了多次,我对她的乳房依旧没有放弃,当我再次将手掌隔着乳罩覆盖在她的乳房时,她没有抗
拒。我就用两只手掌,团着她的乳房挤捏,听到她微微的呻吟声,我更加狂乱了,将她整个身子抱了起
来,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去,像揉捏面团一般,千变万化,将她的乳房变成无数形状,有一下用力了,听
她娇声说:「痛!―――」

我登时像苏醒的一座大山,整个身子高起来,压上了她。这种类似男上女下性交的姿势,更是让我
兴奋,我的唇狂乱地在她脸上乱亲,乱咬。两个人都越来越激动,她搂着我的手也越来越紧,一时喘息
声大作。我不管不顾,胡乱扯着她的裤腰,她忽然醒过来:「不要!不要!」

我停下动作,看着她,直喘气。她也喘着气。都处在爆发的边沿,当我又一次扯她的裤腰时,她的
手盖在我掌上,用恳求的语气:「真的不行,会出事!」

我说:「不会怀孕的。」

她一下冷静下来,说:「你怎么知道?!不行!」

我听出她的坚决来了。只好躺下说:「那我摸摸你的乳房,总没事吧?」

她让步了:「唔。」

我理直气壮地:「解开来,碍手碍脚的。」

她害羞说:「你来解!」又有些调皮了。

我弄了半天,找不到门路,急得乱扯。她吃吃笑,就是不帮我。我终于找到后背了,老了解不开,
说:「怎么搞的嘛。好复杂的样子。」

她轻轻一笑,手伸到背后,一碰就开了。

我对她的崇拜不下神人:「利害!」

在她娇笑声中,我如愿以偿地真真切切摸到了她裸露的乳房。

第一次,和女孩同睡一床,我品尝了女孩特有芬芳和甜美,却没有实质「故事」发生。我后来总结
:啊,不够心狠。同时不免心里甜滋滋:倒也不错。

第二次,嘿嘿―――(二)

说说睡觉。

睡觉这东西,有时需要灵感。

我不是指普通的睡觉啦,我是说,跟不是你女朋友和情人的异性睡觉。呵呵呵,光想一想就觉得刺
激,不是吗?

跟异性同睡一屋,感觉立马不一样。那年初二,我和我们班十个男生九个女生,一起去秋游,到了
一座高山。山上有座庙,晚上大家就一块睡在庙里的阁楼上。庙里没有电,点着几根蜡烛,外头的风很
大,并且突然下起大雨,世界就被缩小成了这么一个大屋,男男女女在地板上一溜排开,睡觉。

我年纪最小,被安排在最靠近女生睡的地方,能听见她们嘀嘀咕咕在悄声说话。靠,我一个晚上没
睡着!

其他男女同学也一样,都兴奋得压不住,有人怪声尖叫,有人追打嬉闹,想一想,那真是人生中不
可再求的美好回忆啊!

好了,言归正传。我呀,一生中跟几十个女孩睡过觉,奇怪的是,给我留下更深印象的,是那些没
有跟我发生实质性关系的。并且越是陌生的女孩,越是他妈的刺激。

嗯,一般来说,能将异性留在你屋里睡觉,基本上算一种本事。当然,还要有运气。偶尔,就是我
刚才说的,需要灵感。

什么是灵感?那就是给女孩一个理由和氛围,让她能自自然然地跟你睡在一块,不别扭。她又不是
鸡,当然也不是其他动物,很可能还是别人梦寐以求要好好心疼的好女孩,跟你关系又很脆弱,一旦别
扭,谁好意思跟你同挤一床?

我一般将女孩哄到床上睡觉,都是在百无聊赖,灵机一动的情况下发生的。

平常可不行,平常目的性太强,举止动作就生硬。拉拉扯扯、磕磕碰碰地把女孩弄上床当然也有,
那都是因为对方很骚,姑且不论。

灵感使你显得很从容、很随意、有自信,对女孩有种催眠的效果没得说,拿下!

虎和豹多么威猛,它的行走也是从容优雅的。在最后一瞬间,跃起身,咬个正着。好,这个好。

仔细想一想,却又说不上有什么手段计谋,至少我现在一点也回忆不起。好吧,就说说我跟几个陌
生女孩睡觉的事儿。

有次我去一个学校,看见一个忧郁的女孩坐在一张椅子上,一瞬间,她的样子打动了我的心。

凑过去了,坐在她旁边。我不是很优雅的征求人家意愿啊什么的,而是就像你坐在一张椅子上,某
个乡下妇女突然一屁股挤到你旁边一样。一个忧郁的女孩不希望被打扰,除非再平常不过的意外。我隐
隐这么想。

我拎着好几袋乱七八糟的东西,稀里哗啦地弄,她一会就坐不住了,要走。

我头也没抬,说:「别管我,我一会就走,你坐你的。」

她真坐下了。我说:「干嘛?!整天阴阴沉沉的,女孩子这样可不好。」我以教训的语气刺激了她
一下,像是她大妈一样。她迷糊了,矜持地一望,没有说话。

我说:「啊,那个什么,你是这个学校的?」

她点了一下头。

我问:「学些什么?」

她轻声说:「法语。」

我说:「哦,法语好啊。干嘛不高兴?」我一句快似一句,基本上是胡搅蛮缠。最后我说:「这样
吧,我要去隔壁学校,路不是很熟,你带我过去,你也别闷坐着了,年纪轻轻的,多漂亮的一个女孩,
成天想心事,多不好!」

她稍微犹豫了一下,我说:「走吧,我不是坏人。」

她说:「我没说你是坏人。」

我笑了一下:「隔壁学校路你熟吧?」

她「嗯」了一下,带路了。我给她找了点事干:「给,你也别闲着,我一大把年纪,提这么多东西,
容易吗?」给了她两个小袋。

实际上我不比她大多少。她被逗乐了:「你挺爱充长辈的!」

我说:「我基本上就是关系下一代的典范,每个比我小的人,我都爱护。」

她格格笑,一路上我了解她更多,话不停下,没让她有思考其他的余地。动作举止间又像她多年的
老朋友,亲热活泼又不下流。

需要找个地方,我想。我在隔壁学校有位朋友,我悄悄跟他说:「我今天在你这里住了,你必须走
人!」

他说:「靠!」

我说:「你去住招待所,我报销,还不行吗?」

我一直带着那个女孩去了我朋友的屋子。进门前,她醒了:「天啊,我又不认识你,怎么跟你来这
了?」

我笑:「瞧你说的,我俩这是有缘!你下午有课,就先走吧。」我知道她下午头一节没课。

她说:「我坐一会就得走了。」

我说:「谁会拦你?别把我想得那么恐怖好吗?」

坐了一会,我催她:「你回去吧,可别上课迟到了。不过,我今天在这儿出差,朋友又不在,一个
人也不认识,下课后能不能过来陪我说会儿话?带同学过来也可以,我请客!」

结果她下午课后来了,也没带人。我故意说:「你同学呢?怎么不带来,热闹一点多好。」

她说:「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人都抢着来陪你。」

我哑然而笑:「好,好。我今天走运,碰上你这个心疼我的人。」

我控制着话题和节目,直到晚上比较迟了,我才说:「你不用回去了,你睡床,我睡地,侍候我们
的公主。嗯,古代就是这样,公主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丫鬟小心翼翼地在地板上睡。」

由于「睡」这个暧昧的字眼,有点隐隐的刺激,她脸红了,却也被男女共宿的氛围吸引:「你不会
欺负人吧?」

我说:「傻瓜,这里是学校,你稍微大声一喊,我就成强奸犯了,并且还要倒楣,是个强奸未遂犯!」

她吃吃笑了,有点意动。似乎主动权都操在她的手里。她脚一踢一踢,好像在犹豫,我赶紧起身:
「好,现在我就侍候公主洗脚。你动脚不是就暗示我这个吗?你说好了,我会做的。」

她又脸红了,为了掩饰,调皮地说:「太监!备水!」

我心花怒放:「喳——!」弓身退出,替她打水去了。

她的光脚丫让我看得流口水,我控制住了,心想:不能打草惊蛇。

我主动相约:「今晚我们不关灯好吗?我怕你半夜起来欺负我。」

她说:「呸!你是唐僧肉啊,谁还碰你。」

我向她压过身去:「告诉你一个秘密,经法医鉴定,我是唐僧转世。要下手就在今晚,不然没机会
了。」离得她很近,这种姿势,在旁人眼里,不是调戏就是亲热,她耳根渐渐红了,却没吱声。我心想
:「乖乖的东,看我怎么吃你!」

晚上,她在床上,我下地上,用凉席铺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渐渐的很迟了,我忽然说:「糟
糕!地上太凉,这样我会阳痿!」

她说:「去你的!」

我叹了口气:「唉,为了我们的公主,我认了。将来找不到老婆,你可得帮我。」

她说:「好,要什么样的?」

我正色说:「我这人很挑剔的,第一,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她必须是个女的。」

她吃吃地笑:「废话,不是女的……难道你……」忽然不好意思说下去了,问:「第二呢?」

我说:「我命苦,也不能强求太多了。嗯,长相嘛,像你这样就马马虎虎差不多了。你努力努力,
长的再漂亮一点,就有机会成我老婆了。」

她说:「晕,你还想吃天鹅肉,美的你。」

我摸摸肚皮,叹气:「没办法,胃口太挑剔。不是我要求高。」突然叫道:「糟糕!这一摸肚皮,
就感觉饿了,天鹅肉,能不能让我尝尝?几口也行,我容易填饱的。」

天鹅肉在床上说:「你吃你自己吧,唐僧肉更补的。」

我说:「完了,完了,原来你还惦记着我这块唐僧肉。危险,危险!我后悔跟你同睡一屋了。」

她轻声说:「我才后悔呢!」

我说:「彼此后悔,这就是婚姻的命运。」

她说:「谁跟你结婚啦!」

我说:「没有结婚,怎么会同睡一屋?哪个男子忍得住?我是个圣人也不行啊!」

她在床上不说话。我说:「天鹅肉,我讲故事哄你睡觉吧。」

她声音很低:「好。」

我说:「故事很长,老这么大声讲,很累的,我靠近你讲吧!」

她没声了,过了半晌,我听到更低的一个声音:「嗯。」

我咚咚咚底下就硬了,蹑手蹑脚爬起身,挨到她身旁,替她整整被子,实际上隔着被子,触到她被
下的身体。

我柔声说:「真乖——嗯,从前啊……」

她头缩在被窝下,嘤声说:「我不要听这个。」

我说:「好,那就讲个黄色笑话。」

她说:「我不要听。」

我轻轻碰着她露在被外的光亮额际,说:「讲个小学水平的,总可以了吧?

嗯,老师布置作文,作文题目是《长大以后要干什么》。一个小学女生写道:我长大以后想要个可
爱的娃娃,我还要一个爱我的老公。几天后,老师作文批改下来,用红笔大字注道:「请注意文章的先
后顺序!」

隔了一会,她会意了,笑起来,遮住脑袋的被窝微微颤动。我说:「别笑!

这个小故事告诉我们,这个小女生很有社会责任感。先想到要小孩,传宗接代的大事,然后才想到
要个老公。比起现在的女孩,不想要小孩,只想要老公,精神境界有着多么大的差别啊。你说,现在女
孩只要老公,目的何在呢?」

她啐声说:「你就损吧你!」爬起来,晕着脸儿,嘟起小嘴,用小拳头一下一下扑打着我,口中「
唔」、「嗯」发着娇声:「我叫你编,我叫你编!」

我一下抱住了。两个人都没作声。我一边亲着她腮边,一边轻声说:「天鹅肉,你好香啊!」

她头发纷乱着,脸颊晕红如醉,小身子又热又软,没骨头似的,把在我手指下,一捏,软软陷下。
我把她推倒了,没头没脑的乱亲着,很快,我的手儿,挤进她内裤,底下湿乎乎一片。天!她早就动情
了,真的打算今晚吃我这块唐僧肉呢!

我喘着气,将她压在身子底下。她像蛇一般乱扭,散开的胳膊、大腿,被我手掌一握,都是柔柔的
绵软的肉,她是没有骨头的尤物!

我甚至连她的上衣都没脱,直接剥下她的内裤,嫩白的屁股蛋儿,嫩白的大腿,让我兴发如狂。我
拉开她的两腿,在她大腿内侧亲着,嫩滑爽口。她基本上身子手脚随举随开,别有一种娇软如意的感觉。
上身铺开一滩,脸儿侧转,那姿势像倍受欺凌的样子,配合她纯真的脸儿,显得分外淫糜诱人。

我口中低吼一声,就冲了进去。她的阴道也是分外娇嫩的,水水的感觉,阴茎像进了一个汁液黏连
的口中,有含吮之感。我几乎不行了,立即就要缴械,忙抽了出来,停在空中,凉露着。看着她的样子,
像被打懵了的孩子,扭曲着娇嫩的脸庞,似乎要哭出来。

我狠劲突起,举高起她两腿,阴茎直插进去,下下深入,撞击着她的胯部,她娇唤起来,像说梦话,
没有一点逻辑,语无伦次。像皱着眉说:「好痛!」又说:「用力点!」、「使劲……啊……你害人!」、
「被你插烂了!」、「你疼我!」

我咬着牙,喘吁吁的大弄,又把她翻过来,从后边入了进去,反扭着她的一只手,按在她后背,底
下使劲,一会就把她挤到贴着墙壁,还不放松,我着了魔一般,将她挤在一个小小的角落,疯狂地抽动、
撞击!

最后她嘤嘤哭起来,我就在她哭声中,精液狂涌,搂着她小肩膀紧到怀中。

全身放松了,说不出的满足,这时才注意到她满脸泪水横流。我心疼地:「弄痛你了吗?」

她摇摇头,埋在我胸上,还是在哭。

这一夜,我反反覆覆弄了她四次。后来,我才知道,她与男友分手不久。没想,才过一个星期,就
跟我同睡了。她自己也说不清,说是像被催眠了一般,或许,她本就抱着随波逐流的心态。

「路边一个过路人就能把我随便捡走。」她说。

我大受伤害:「难道不是我的优秀把你迷了?」

「不是!」她调皮地捂着我的眼睛:「你以为你真是唐僧肉啊!」

「靠!那我还花那脑筋干嘛,干脆你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我把你牵了就走,多省事啊!」

「后悔了吧?我看你累得慌,忙上忙下汗都出来了。嘻嘻!」后来她又说:「哼,要不是看你一脸
随和亲切,又热情得像个大妈,谁会理你啊!」

我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至少随和、大妈都是我用灵感装出来的。

她与我保持联系有一年多,去江苏后,失去联系了。【全文完】  

上一篇:彩雀跳 下一篇:那个秋天